????小萝莉被亲妈尽职尽责地教育了一通后,终于搞懂了“当林水水的女朋友,不等于能和他一起洗澡”的道理。而为了说服洛漓,秦晚秋甚至都不能完全把话说死,还不得不对她保留了“除非结了婚才行”的后置选项。

????小萝莉挨了训,却获得了可供期许的未来,这才终于对现实妥协,穿回已经脱下的连衣裙,并信誓旦旦保证,绝对不会去偷看林水水洗澡,一定会信守和妈妈的承诺,等到和林水水结婚的那天再跟林水水一起洗澡。

????秦晚秋听得有点犯晕,心里有强烈的预感,这俩货可能不用到成年,就必然会发生点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。但她能怎么办?

????别人家都是贴心小棉袄,就她家这个生来性格剽悍,别瞧小模样长得漂亮可爱,但骨子里就是个金刚女葫芦娃,不论从哪个方面看,都生猛得不像个姑娘。就林淼那小胳膊小腿,现在就被自己这个女儿盯上,以后真要相处久了,最后到底会是谁把谁得手,那还真不好说。

????秦晚秋心情复杂地想着十年后的事情,一直坐在洛漓的房间里,等到林淼洗完澡走进来,才一万个不放心地把林淼交给洛漓。

????然而秦晚秋万万想不到的是,她前脚刚把门带上,前一秒还虎得不要不要的洛漓,下一秒就成了猫,屁颠屁颠拿出吹风机来,很贤妻良母地要主动给林淼吹头发。

????只不过林淼怎么看小萝莉都觉得她是玩心大于爱心,为防搞出事故,赶紧剥夺了她玩弄吹风机和男朋友头发的权利,只敢给她一把梳子当辅助。

????花了七八分钟,把头发吹个半干,眼看时间都已经过了平时睡觉的点,林淼呵欠连天,让洛漓把吹风机收到,自己又去卫生间刷了个牙,这才总算上了床。

????两个小家伙关了灯,爬上床,盖上已经比东瓯市普通人家厚很多的被子,兴奋劲还没完全退去的小萝莉,转身对面着林淼,小声问道:“水水,你的牙换到第几个了?”

????“没注意啊……”林淼道,“大概换了四五个了吧。”

????洛漓很得意地道:“我换到第六个了,喏,在这里,你摸摸看。”

????洛漓从被窝里抓起林淼的手,往她的嘴里塞。

????林淼觉得这根本就是勾引,很抗拒道:“手伸进嘴里好脏的啊,我用舌头感受一下行不行?”

????洛漓大为嫌弃:“咦~口水更脏!你比我还真不讲卫生!”

????林淼:“……”

????两只小东西说了一会儿话,终于还是年幼熬不了夜,不知不觉,就睡了过去。

????林淼这一夜睡得极其辛苦。

????他先是梦到自己和宇智波斑大战了三百回合,最终却查克拉不够用,被他的木遁术压在了五指山下。至于宇智波斑为什么会使用木遁术,而不是须佐能乎,以及为什么木遁术的效果呈现,是将人压在五指山下——计较这个问题的人,一定要扪心自问,自己到底是不是个杠精?

????做个梦还管你老妹的逻辑啊!

????林淼就完全不杠,虽然他在梦里头喊破嗓子都没人出来救他,但他依然对这个貌似极长的梦,接受得不带半点反抗。主要是真的被压得太死,连起码的意志力都被磨灭了。

????早上五点多的时候,林淼终于活生生被洛漓压醒。

????睁开眼时发现小萝莉像只八爪鱼一样,手脚并用地缠在他身上,挣都挣不开的那种。那一刻林淼刹那间就想明白,为什么梦的后半段会变成狂蟒之灾。

????林淼花了不小的力气,才让睡相极其不佳的小萝莉把他松开,然后喘了半天缓过气来,想想又觉得好生气,于是翻过身来,从背后抱住小萝莉继续睡——非要缠回来不可。

????之后的两个小时,林淼就睡得比较安稳了。

????什么梦都没做,醒过来时,屋外已经天亮。

????洛漓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翻了身,脸对着林淼,恢复到了昨晚睡下时的位置,就像两个人一夜都没动过一样。睡饱的林淼,已经没了睡意。他盯着洛漓那微微眨动的眼睫毛,看她嘴角微微上翘着,知道她是在做高兴的梦,不由也跟着露出微笑来。

????过了一夜,小丫头脸上的红疹,已经退得七七八八,只剩零星的一点点。

????皮肤一好,颜值直接拉回三分。

????五官虽然比不上晓晓的小巧精致,但却英气与风情天成。

????林淼看得心里暗暗骚动,忍不住探过头去,在洛漓的小嘴上轻轻一碰。

????亲完之后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????禽兽啊!

????林淼很自责地想道:“怎么能这样趁人之危呢!等她醒过来再亲不行吗?!”

????心里正无耻地嘀咕着,洛漓迷迷糊糊睁开眼,和林淼对视一眼,然后想都不想,就抬腿往林淼腰上一架,伸手像抱玩具熊一样,把林淼楼进了怀里。

????林淼脸贴着小萝莉的胸口,沉默片刻,说道:“长得高就了不起吗?”

????洛漓闭着眼,嘻嘻直笑。

????两个小朋友在床上互相揩了几分钟的油,林淼才终于恋恋不舍,爬了起来。洛漓留恋秋日温暖的被窝,又不肯放弃揉林淼的机会,不住对他喊:“林水水!你这么早起来干嘛?”

????林淼很正气凛然地回答:“匈奴未灭,何以为家。莉莉你等我,我中午就回来吃饭!”

????洛漓想了想,哦了一声,又缩了回去。

????天好冷,被窝好暖,星期天这么美好,她好想一直和床连在一起,永不分离……

????林淼麻利穿好衣服,跑出房间,跑到楼上的卫生间洗漱了一番。

????秦晚秋和洛漓住的二楼,其实是客房。

????楼上的两室一厅,才是这幢楼的主卧和次卧。卫生间里的牙刷和毛巾都是新的,原本就是给林淼一家准备的东西。秦晚秋带着洛漓住在这里,是真拿自己当客人,规矩拿捏得很紧。

????林淼洗漱完毕,秦晚秋还没起床。

????他绕着楼上和楼下走了一圈,看了下这幢楼的设计结构。

????自家目前所拥有的所有房产中,最豪华的这间主楼,占地面积不是很大。

????七十平方不到,楼上楼下,都是隔出两室一厅一卫。楼下进门就是客厅,边上一个厨房,一个储藏室。从厨房和客厅之间的楼梯上二楼,就是秦晚秋和洛漓现在住着的两间客房,还有一个空荡荡的小厅。三楼则是无人居住但家具齐全的主卧和次卧,以及一个书房。

????卫生间三楼都有,比之前上厕所还要跑到公厕不知方便多少。

????二三楼的阳台不大,但正朝着南向,光线极好。

????林淼对这间房子相当满意,比起他家西城街现在住的那套,这地方已经堪称豪宅。

????更不用说,这还只是院子里的其中一间而已。

????院子左右,还有两间占地面积更小一点,看起来占地可能五十平方都不到的三层小楼。

????林淼在屋里闲逛了十来分钟,秦晚秋终于在七点半左右起来了。一瞧林淼已经起床,秦晚秋忙道:“淼淼,你等一下啊,阿姨马上去买早饭,你早上想吃什么呀?”

????林淼思考三秒,说道:“来点刺激的吧,搞碗豆汁儿,挑战一下人体味觉极限!”

????“别喝那个了,买了也是浪费,肯定喝一口就吐。”秦晚秋勤俭持家,好心劝道。

????林淼却不服道:“上次我来的时候确实吐了,但今天的我已经不是曾经的我,说不定我口味变了呢!”

????秦晚秋盯着林淼看了片刻,略显犹豫地问:“淼淼,你是认真的吗?”

????林淼坚定地点头回答:“就像爱莉莉的心那么真!”

????秦晚秋瞬间下定决心,不想再跟林淼做更深入的交流……

????她简单收拾一下,洗了把脸,就拿起钱包出了门。

????林淼趁着秦晚秋出门的功夫,又推开东西两间房没锁的门,进去看了下。屋里装修倒是都弄好了,不过家具一件都没放,感觉以后拿来养宠物挺好的。

????放只二哈进去,让二哈拆无可拆……

????过了大概十五六分钟,秦晚秋拎了一大袋早饭回来。把东西往餐桌上放的时候,秦晚秋不住唉声叹气道:“唉,以后莉莉吃灌饼不能加鸡蛋了,都不知道是命不好,还是没口福……”

????林淼坐在客厅的小餐桌前,从袋子里头抓了根油条出来,劝慰道:“姨姨,区区鸡蛋,何必扯上命这么深沉的话题呢,鸡蛋不能吃,还有鸭蛋、鹅蛋、恐龙蛋啊……”

????“鹅蛋和鸭蛋能吃吗?”秦晚秋自动过滤掉恐龙蛋三个字,有点小惊喜地笑着问道,一边走进厨房,把豆汁儿倒进碗里,端给林淼。

????“应该能吃吧!要不你再去问问医生?”林淼说着,咬一口油条,然后鼻子凑到豆汁儿跟前,深深一吸气后,脸色骤然瞬间,然后站起来,真诚地给秦晚秋鞠了躬:“姨姨,我错了,请你把那碗毒药倒掉吧。”

????秦晚秋顿时哭笑不得。

????这时楼梯上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,战胜了严寒却熬不过肚子饿的小萝莉,披头散发飞奔下来,穿着拖鞋冲到餐桌前,端起那碗豆汁儿,就顿顿顿一口气喝掉半碗。

????林淼都看呆了,惊恐问小媳妇儿道:“莉莉,你这大清早的服毒自尽是为哪般?”

????“啊?”洛漓很茫然地看着林淼,然后抓了个麻球,一口麻球,一口豆汁儿,吃得潇洒自在,转头反问道,“你说什么?”

????“豆汁儿好喝吗?”

????“好喝呀!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秦晚秋看得无言以对,显然也是头回才知道,洛漓居然能喝得下那种涮锅水……

????所以这到底算不算口福呢?……

????林淼在惊愕了片刻后,又冷静地接受了现实。

????吃鸡蛋黄过敏的奇女子,能面不改色喝下豆汁儿,逻辑上完全不矛盾啊!

????根本不值得惊讶!

????林淼和秦晚秋一边吃早饭,一边看着金刚女葫芦娃把一整晚豆汁儿干掉,然后打出一个气味让人难以接受的饱嗝。秦晚秋恶心了几秒,终于用口水把从胃里冲上来的东西咽了回去。

????洛漓关心地问道:“妈妈,你怎么了?”

????秦晚秋脸色不好地回答:“弟弟在肚子里造反了……”

????林淼用更科学的话给洛漓解释道:“就是妈妈怀小宝宝的时候,有的时候会想吐。”

????“哦……”洛漓点点头,气势汹汹对秦晚秋道,“我就说不能让他吃太多吧!吃不下还吃,吃多了又吐!贪心是没有好结果的!肯德基是水水给我买的!我……”

????林淼一眼看过去。

????小萝莉赶紧口气一软,急转弯道:“我最多分你一半!”

????秦晚秋轻轻一戳洛漓的磕头,转头又对林淼道:“还是你有办法啊,把莉莉收拾得这么服服帖帖。”

????林淼谦虚道:“唉,这种事情,也不是完全靠本事,主要还是个人魅力的原因。”

????秦晚秋仰头望屋外灰蒙蒙的苍天,一改昨晚的担心。

????突然好想女儿快点长大,赶紧把林淼这个妖孽收了……

????秦晚秋看天的时候,林淼正看着秦晚秋的肚子。

????话说回来,徐毅光前些日子消失那么久,难道就是跑来播种了?

????可怜他那点工资,该不会全花在秦晚秋身上了吧……

????又或者……有没有可能是老林……

????林淼这么一想,突然打了个寒颤,连忙问道:“姨姨,我爸爸最近有来过吗?”

????“你爸爸呀……”秦晚秋回忆了一下,“就上个月房子刚装修好的时候过来看了一下吧,没坐几分钟就走了,看他好像忙得很……”

????林淼松了口气,又问:“姨姨,你现在是不是办了停薪留职,专门就在这里照顾莉莉,不回东瓯市了?”

????“是啊。”秦晚秋很高兴道,“你爸爸给莉莉找的那个学校,师资力量太好了,莉莉要在这里读完小学才回去呢!再读……四年就好了!”

????“五年制的啊……”林淼恍然,微微点头,又装作不经意地问,“那毅光叔叔一个人在家里,不是太孤独,太可怜了?”

????秦晚秋眼里闪过一丝羞喜,说道:“不会的,他经常一个月半个月就会过来一趟,有时候遇上出差也会过来。”

????听到这里,林淼就觉得差不多了。

????鉴定完毕,就是徐毅光播的种,老林果然没那个胆子睡警察家属……

????万幸,万幸。

????不然以后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丈母娘……

????洛漓在一旁听着,有点小不高兴。

????本来没了爸爸,就是很让她难过的事情,但那时毕竟还小,慢慢的,也就习惯了和妈妈两个人的生活。可今年突然多出一个奇怪的叔叔,听说还是爸爸以前的同时,莫名其妙就成了她妈妈的老公,还跟妈妈又有了个弟弟。虽然弟弟还在妈妈肚子里没出来,但掰着指头算一算,就是家里一下子多出两个她不认识的人啊……

????要不是林水水劝着哄着,她才不要认这个弟弟……

????“林水水,你今天晚上就回去吗?”洛漓突然问道。

????“嗯。”林淼点点头,“晚上的飞机。”

????洛漓一嘟嘴:“带我一起走好不好?我好想跟你私奔……”

????秦晚秋捂住额头。

????家里的门铃声响起。

????外头传来孙建涛的喊声:“小秦!孩子起床了没?该去电视台了!”

????。